因为很多人由前门下车

因为很多人由前门下车

2020-11-23 10:58

在最后陈述阶段,陈某说,他因为自己的事这样干,对不起乘客,对不起孩子,“我对孩子有愧,我希望法庭给我重新做人的机会,我有抑郁症,到了看守所后,我一天都没有断药。我愿意赔偿被害人,赔了28万元都是孩子给的钱。希望法官能够从轻处罚。”

当天早晨7点,他从燕郊福城五期坐上814路公交车,随身带着买好的食用油、酒精,油是放在一个双肩背包中,酒精随身装在兜里,当时坐在了车中间靠前的司机后边的位置。

据了解,814路是河北燕郊到北京最繁忙的“跨省”公交线路之一,从燕郊天洋城发往北京郎家园。三河燕郊聚集着二三十万在北京工作、在燕郊居住的人员,多趟燕郊至北京的跨省公交车是他们往返的主要交通工具。

陈某说,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他想去大兴法院太费劲了,拿着这些东西也坐不上地铁,想到家里的事,就不想活了,想着跟这了了得了,然后先把背包里的油给弄倒了,包里有点衣服,油把衣服弄湿了,又拿出随身酒精弄湿了,然后用打火机把卫生纸点着了往衣服上一扔,火就起来了。点着后,坐在旁边的一个女乘客就大叫着火了。

陈某说,法官告诉他,说他妻子不同意房子就卖不了,“如果让卖房子,我也能继续生活下去。现在房子没了,孩子也不愿意认我了,在燕郊租住的房子5月10日就到期了,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,我就不想活了。”

“我现在很后悔。现在的生活跟之前全反了,以前孩子不愿意理我,但是出事后,赔偿了28万元损失,我借的钱,都是孩子给我还上了。孩子还给我送衣服,给我请律师,我对不起孩子,现在为了孩子我也要好好活着。我很后悔,我有抑郁症。”陈某说。

今天上午,涉嫌放火罪的陈某在通州法院受审。在法庭上,陈某认罪,他说点火是因为对法院的离婚判决不满,他不想活了才作案。

乘客周女士说,她经常乘坐814路往返于燕郊和北京,当天她在“潮白人家小区”站上车,就坐在第二排,因为很多人由前门下车,她被人群挤下去,随身携带的一个手提包未来得及拿走,在大火中烧毁。

“当时火势特别猛,很多乘客的包和随身物品都没带下来。甚至有乘客跳窗逃生。”胡先生说,不到5分钟,全车就被大火覆盖,他在车下看到,纵火嫌疑人下车后向车旁边的隔离墩上撞去,企图自杀,被执法人员和市民制止。“下车时,他手里还攥着点火用的打火机。”

陈某说,事发当天,他带着食用油、酒精、衣服等物品上车,本来准备去红星法庭,“判决后我想继续上诉,但是管法官要证据,法官不给,我就想带着这些东西去红星法庭,我想住在那里,我想把油泼在身上吓唬法官。”陈某说,在车上坐了一段时间,他突然就不想活了,所以在车上就点着了火。

“我在包里点着的火,我下车时车上还有3个人,我下去想撞墙,尽全力撞了3次都没死,后来就被抓了。”陈某说当天车上人很多,点完火意识到事情大了,用手拍包,想把火弄灭,但是没有弄灭。

陈某讲,他和妻子感情不和已经20多年了,两人一直分居。2007年拆迁,他家在大兴区分了两套房子,一套在他名下,一套在妻子名下,因为没有儿子的房子,“离婚时,我妻子要分我名下的房子给儿子,法院调解后,将我名下的房子分一半给妻子,我觉得不合理。我想卖房她不同意,我说租房让她出房租她不给,我是净身出户。”

当班司机成卫国称,他当时听见有乘客喊叫,从后视镜发现情况异常,赶紧停车打开了车门。“当时就想先把乘客送下去,一脚刹车就踩了下去。”成卫国说,因为车辆进入检查站后速度减慢,刹车比较迅速。当时公交车前门先开,后门稍后打开,等乘客都下车后,车厢里烟雾已经很浓,有坐椅被引燃。

在最后陈述阶段,陈某说,他因为自己的事作案,对不起乘客,对不起孩子,希望法庭能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,他愿意赔偿被害人,他赔了28万元都是孩子给出的钱。希望法官能够从轻处罚。

据陈某说,1975年两人就开始闹离婚了,因为妻子出轨,“2013年,我女儿说我不是她的亲生父亲,我提出做亲子鉴定,我妻子不同意,法庭也不同意。最终在法官的调解下,双方商定房子一人一半,但是签订完协议后我想把房子卖了,我妻子不同意,家人也不同意。”

成卫国说,确定车里没人后,他也跑下车,这时有乘客指认一名向加油站跑的男子为纵火者,他赶紧追上前一把将该人拽住。“抓住他之前,他用头撞隔离墩,随后民警赶到,将他按在了地上。”

“太危险了,距离加油站只有50米。”事发当天,本报记者现场采访时,张先生告诉记者,当时正值上班早高峰,白庙检查站前车辆一辆挨着一辆,他开车行驶到白庙检查站的超限超载检测亭子时,一辆从燕郊开往国贸的814路公交车突然冒起了浓烟。公交车司机反应很快,立即停车打开车门疏散乘客。

乘客胡先生称,当时车上一共载了40多人,纵火的是一名头发花白的男子,该人坐在司机后面的位置,从起火到乘客全部撤离前后不过十几秒钟。

事发后消防人员赶到现场扑救。直到上午9时30分许,烧毁的公交车才被拖走,事故现场交通逐步恢复正常。

因对离婚等诸事不满,64岁的陈某遂随身携带打火机、汽油、植物油等物,在早高峰时乘坐从河北燕郊到北京的814路公交车,在通过通州白庙检查站时,用打火机将汽油、植物油等点燃,造成公交车起火,致使部分乘客受伤。经鉴定,车辆遇焚损失为28.7万元。